受新能源科技负面消息拖累,有方科技赊销加剧坏账风险高企

图片 1

图片 2

《金证研》沪深资本组 太簇/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图片 3

排队9个月后,昆山佰奥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近期收到证监会的首发申请反馈意见。经营业绩还不错的佰奥智能,2018年上半年八成以上的销售收入由第一大客户立讯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贡献,且较2017年的销售金额明显大幅增加。招股书显示,佰奥智能主要从事智能装备及其零组件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

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是我国锂电池制造装备行业的领先企业,还与宁德时代、比亚迪等知名厂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如今搭乘科创板的政策快车,利元亨也加入了IPO行列,但在利元亨科创板IPO的快速推进阶段,公司在报告期内重度依赖第一大客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的情形却被市场所诟病,这也恐将成为公司IPO路上的绊脚石。

自称智能电网领域无线通信模块的先行者的深圳市有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有效提升物联网对人类社会在环保、高效、便捷方面的价值”作为自身使命。

作为全球三元软包动力电池的领军企业之一,孚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招股书自受理之后便受到了市场的广泛关注。尤其公司在今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由北汽集团变更为长城集团一事更是引起了市场的极大争议,这也为公司的科创板IPO之旅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

财务数据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1-6月,佰奥智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639.96万元、16947.48万元、24869.65万元及16189.24万元,对应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77.18万元、2785.37万元、3604.95万元及2172.61万元。

对新能源科技销售占比超五成

但在实现自身“使命”之前,有方科技需直面经营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其异于行业表现的赊销现状和高企的坏账风险;客户集中度高企的同时,大客户或“自身难保”;且为有方科技创造千万收入的客户,公司人数却寥寥无几,令人唏嘘不已。

招股书显示,孚能科技主要从事新能源车用锂离子动力电池及整车电池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为新能源整车企业提供动力电池整体解决方案。作为孚能科技的“金主”,北汽集团在2016-2018年稳居公司第一大客户之位,但却在今年上半年退出了第一大客户的位置。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佰奥智能呈现销售客户收入集中的情形。招股书显示,2015-2017年以及2018年上半年,佰奥智能各期向前五名客户实现的销售金额分别约7644.94万元、11081.8万元、13072.84万元及15351.15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65.68%、65.39%、52.57%和94.82%。

2016-2018年利元亨对第一大客户新能源科技的高销售收入占比引发了市场的关注,分别为50.14%、77.29%和66.19%。

一、赊销加剧,异于行业表现

2016年至2018年孚能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均为北汽集团,2016年、2017年、2018年对其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分别为65.63%、87.57%、83.58%。对北汽集团的销售占营业收入比重较高一事,孚能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对北汽集团的销售占营业收入的比例相对较高,主要由于北汽集团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龙头企业。公司具有较强的客户开发能力,不存在对北汽集团的依赖。同时,孚能科技提示风险称,如果未来公司主要客户经营情况出现不利变化,降低对公司产品的采购,将会对公司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佰奥智能对单一客户立讯精密销售收入的依赖度出现升温的情形。招股书显示,2015年、2016年立讯精密并未跻身佰奥智能前五大客户的名单之列。2017年,佰奥智能对立讯精密实现的销售金额为3058.58万元,并成为当年佰奥智能的第二大客户。

据悉,利元亨主要从事智能制造装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实控人为周俊雄、卢家红夫妇,合计控制公司发行前总股本的77.09%。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利元亨业绩实现快速增长,在2016-2018年分别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1260万元、4158万元以及1.29亿元。而在利元亨净利高速增长的背后,离不开新能源科技的支持。

在2018年12月,有方科技与阿里巴巴达成合作,加入ICA联盟,正式成为阿里巴巴集团IoT生态合作伙伴和合格供应商。

但作为孚能科技持续稳定的大客户,北汽集团却在今年上半年退出了第一大客户之位,取而代之的为长城集团。孚能科技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陆续开始批量为广汽集团、长城集团等客户供货,2019年1-6月,长城集团取代北汽集团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

到了2018年上半年,佰奥智能对立讯精密的销售金额激增至13222.8万元,彼时立讯精密登上佰奥智能第一大客户的“宝座”。而在2016年、2017年佰奥智能的第一大客户是瑞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对瑞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2016年、2017年的销售金额分别为3438.74万元、5601.71万元,2018年上半年对瑞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降至1314.54万元。

具体来看,在2016-2018年,利元亨对新能源科技销售收入分别为1.15亿元、3.11亿元和4.5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50.14%、77.29%和66.19%,均超50%。

2014-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有方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9亿元、1.47亿元、3.28亿元、4.99亿元、5.57亿元、3.4亿元;2015-2018年,有方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23.44%、122.82%、52.11%、11.66%。

招股书显示,孚能科技对长城集团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56.06%,长城集团成为公司第一大客户,在今年上半年孚能科技对北汽集团的销售收入占比则下降至35.33%。

2018年上半年佰奥智能对立讯精密的销售金额占到公司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约81.68%,而第二大销售客户瑞声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8.12%。此外,在2018年上半年,佰奥智能对第五大客户捷普投资有限公司的销售金额仅为212.4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1.31%。

在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重大客户依赖并非IPO的实质性障碍,却是一个重要的审核风险,因为它能直接影响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和独立性。“证监会非常重视企业的成长质量,对于大客户依赖型企业,证监会将着重关注。”许小恒如是说。

2014-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有方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791.63万元、1,307.95万元、2,094.79万元、5,157.78万元、4,349.52万元、1,987.52万元;2015-2018年,有方科技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65.22%、60.16%、146.22%、-15.67%。

对于公司今年上半年第一大客户发生变更的原因,孚能科技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函中表示,“第一大客户变更主要是由于公司的战略客户北汽集团,上半年的二季度新车型发布,受其他零部件交付延期等影响推迟了,导致公司在北汽的装机量和出货量比预期减少了,7月份其新车型发布以后公司即恢复了正常的出货,对未来的影响较小,出货已从下半年开始正常化。”

在证监会的反馈意见中,证监会要求佰奥智能分析2018年1-6月公司主要客户销售集中度明显大幅提高且主要客户结构发生变动的原因,对立讯精密销售收入大幅增加是否对向其他客户销售产生影响,公司与立讯精密未来交易规模趋势,是否存在对单一客户依赖的情形。

而在证监会今年3月最新发布的《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中就曾指出,发行人来自单一大客户主营业务收入或毛利贡献占比超过50%的,表明发行人对该单一大客户存在重大依赖,在发行条件判断上,应重点关注客户的稳定性和业务持续性,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

不仅如此,有方科技在近5年内,有4年都处于“失血”状态。

另外,在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孚能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合计分别为99.97%、99.78%、99.77%以及99.66%,营收依赖前五大客户。而在可比的上市公司中,宁德时代、国轩高科则均未出现重度依赖前五大客户的情况。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曾以采访函的形式对佰奥智能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佰奥智能方面并未作出回复。

利元亨也在招股书中坦言,若新能源科技因自身经营业务变化或者与公司合作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对公司的采购量大幅下降,将可能导致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大波动。针对公司对新能源科技的销售收入是否具有稳定性和业务持续性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利元亨董秘办公室发去采访函,对方表示“公司已经与新能源科技形成稳定、良好的合作共赢关系,是新能源科技设备供应商中唯一一家战略合作供应商”。

2014-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有方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635.62万元、3,812.79万元、-3,771.43万元、-6,167.39万元、-8,743.65万元、7,593.07万元。

在宁德时代披露的2018年年报中,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0.97%、9.99%、8.66%、7.24%以及5.48%,合计达42.34%;国轩高科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24.82%、11.13%、10.75%、5.49%以及4.35%,合计达56.55%。

其他大客户波动明显

在“失血”的同时,有方科技的赊销加剧的问题,愈发值得关注。

对此,孚能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报告期内规模有限,无法同时满足多家整车厂商的需求。在产能有限的情况下,公司采取优先满足战略客户需求,同时根据自身未来产能规划积极拓展其他客户的销售策略。未来随着公司镇江基地完成以及赣州的扩产完成,公司产能将大幅提升,满足客户的需求,大客户依赖问题也将解决。

与新能源科技在报告期内稳坐利元亨第一大客户相比,其他大客户则波动明显,并不稳定。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有方科技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36亿元、2.58亿元、3.54亿元、2.87亿元;同期,有方科技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1.44%、51.65%、63.52%、84.44%。

针对此次谋求上市后的规划,孚能科技在回复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函中表示“公司上市将募集资金建设镇江基地,同时提升知名度和品牌,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做大做强,为未来欧美基地布局打下基础。”

在2016年利元亨的第二至第五大客户分别为宁德时代、利元亨精密、富临精工以及力神,在报告期内对上述4家企业的销售收入分别为3226.63万元、3139.41万元、1322.76万元以及974.3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4.09%、13.71%、5.78%以及4.26%。

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深圳市广和通无线股份有限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31.63%、44.7%、33.31%、52.63%;上海移远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1.4%、8%、9%、20.78%;上海移柯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45%、17.84%、25.74%、32.9%;厦门骐俊物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81%、19.77%、9.61%、19.17%。

而在2017年利元亨的前五大客户中,上述4家企业全部消失。在当期利元亨的第二至第五大客户变为了芜湖天弋、沃特玛、时利和以及比亚迪,在报告期内对上述4家企业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737.02万元、1196.58万元、1068.38万元以及675.34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31%、2.97%、2.65%以及1.68%。不难看出,除了大客户较2016年出现变更之外,对大客户的销售收入也较2016年出现明显滑坡。而正是在当年,利元亨对新能源科技的销售收入占比达到了近80%。

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有方科技的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值分别为17.07%、22.58%、19.41%、31.37%。同期,有方科技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高于同行平均水平。

到了2018年,利元亨的第二至第五大客户又较2017年出现了大的变化。其中,在当期力神、宁德时代、中航锂电、爱信精机分别位列利元亨的第二至第五大客户,利元亨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7657.32万元、6438.36万元、2410.26万元以及1435.6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1.24%、9.45%、3.54%以及2.11%。

有方科技表示,公司智能电网领域主要直接客户为威胜控股等大型企业或上市公司,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其他领域的收入增加。一方面,回款情况及现金流情况大幅改善,另一方面,前五大欠款客户中出现其他领域的应收账款欠款客户。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就利元亨其他大客户的变动情况以及利元亨对其他重要大客户的销售额来看,公司逐步改善依赖单一大客户的不确定性比较大。对此,利元亨方面表示,公司在动力锂电池领域还与宁德时代、比亚迪、力神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未来公司将发挥战略客户和品牌优势,继续与上下游领先企业保持紧密合作。

不过,遭遇 “打脸”的是,有方科技不仅客户集中度高企,其中甚至存在“自身难保”的现象,未来坏账风险或骤升。

另外,利元亨2016年的第三大客户利元亨精密为其关联方,据公司招股书中介绍,利元亨精密系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周俊雄曾担任执行董事的企业,于2016年12月注销。对此,利元亨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上述的关联交易内容真实,交易价格公允,不存在损害公司及其他股东利益的情形”。

二、客户集中度高企,大客户或“自身难保”

应收款项占流动资产比例较高

除了面临赊销高企难题,有方科技还存在客户集中度高企的问题。

在报告期内,利元亨的应收款项占流动资产的比例相对较高。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应收账款占流动资金数额大,会加剧企业周转资金不足的困难,可能带来企业现金流出的损失,也增加了企业资金机会成本损失。

据招股书,2016-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有方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为53.74%、34.84%、40.11%、55.32%。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利元亨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1.34亿元、2.69亿元和3.06亿元,公司流动资产分别为2.91亿元、7.34亿元和11.46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6.02%、36.71%和26.68%,占比较高。利元亨表示,公司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主要为应收银行承兑票据,应收账款客户主要为国内大型锂电池厂商,但若未来客户经营情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将面临较大的无法收回风险。

而有方科技的部分客户“日子”并不好过。

利元亨同时也坦言,随着公司销售规模的持续扩大,公司的应收款项将有所增长,应收款项金额较高将影响公司的资金周转,给公司造成一定的资金压力。而在利元亨的应收账款中,公司第一大客户新能源科技位列第一名,应收账款金额为4457.59万元,占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的55.37%。

据招股书,在2016-2018年,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是有方科技应收账款的第二、第一、第二大客户;同期,有方科技对科陆电子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764.91万元、2,912.57万元、2,860.95万元。

此外,根据利元亨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末,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0.93倍、1.17倍和1.48倍,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4.53%、77.48%和57.76%,公司的流动比率较低,资产负债率较高,偿债能力存在一定的风险。

在2018年,科陆电子营收净利双双负增长,且在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其却都处于亏损状态。

对于公司流动比率较低的主要原因,利元亨表示,系公司的销售结算模式导致预收款占流动资产比例较高;而对于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的主要原因,利元亨则表示,公司成立时间较短,自身经营积累不足,净资产较小,公司存在偿债能力不足的风险。

据同花顺iFinD数据,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科陆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62亿元、43.76亿元、37.91亿元、23.41亿元;2017-2018年,科陆电子的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8.4%、-13.36%。

同期,科陆电子的净利润分别为2.77亿元、3.96亿元、-12.17亿元、-1.87亿元,2017-2018年,科陆电子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42.81%、-407.45%。

祸不单行的是,科陆电子还曾被证监会责令改正。

根据《深圳证监局关于对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文件,2019年6月17日,科陆电子因为未及时披露重大合同、未披露饶陆华代芯珑电子原股东持有科陆电子股票的情况、子公司百年金海对外担保、对外提供财务资助未经审议并及时披露、商誉减值测试不审慎、业绩预告编制不审慎、财务核算存在薄弱环节、未及时披露重大项目变动信息、募集资金管理与使用不规范,被深圳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

同时,深圳证监局还对科陆电子的董事长、总经理饶陆华,和财务总监、时任董事聂志勇,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决定。

曾经的应收账款第一大客户业绩亏损,还因信披违规、募集资金使用不规范被证监局责令改正,如此形成的坏账风险,或将是笼罩在有方科技头顶的“乌云”,但客户存在的问题还“没完”。

三、“数人”客户,贡献千万元收入

船迟又遇打头风,为有方科技创造千万收入的客户,缴纳社保的人数却寥寥无几。

据招股书,上海狮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有方科技2017年除电网行业以外的第三大客户,有方科技对其销售金额为1,451.17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91%。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6-2018年,上海狮灵的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5人、5人、0人。

而与之类似的,还有其他三位客户。

据招股书,2019年上半年,深圳市兆芯微电子有限公司是有方科技第五大客户,有方科技对其销售金额为1,187.83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49%。

而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兆芯微电子成立于2017年5月,其2017-2018年,其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3人、7人。

无独有偶,据招股书,南京宜润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有方科技2019年上半年电网行业的第五大客户,销售金额为851.72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51%。

2016-2018年,宜润电子的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0人、2人、4人。

除此之外,据招股书,韦展数码有限公司,是有方科技2017年剔除电网行业的第二大客户,有方科技对其销售金额为1,605.38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22%。

2016-2018年,韦展数码的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0人、5人、8人。

有方科技解释,中介机构已经履行了对该些客户进行函证或走访等核查程序,取得相关单据凭据,并核查了期后回款情况,确认应收账款和销售收入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而即便单据、现金流再完善,寥寥数人的公司,如何能贡献千万元收入,该交易是否真实,仍然存在疑问。